登录 | 注册 我的书架 | 注销
第929章 南有风铃,北有衡木(192)

第929章 南有风铃,北有衡木(192) (第1/2页)


恰好隔着她不算很厚的裤子,男人就这样压了下去。

就这样,哪怕是隔着两人的裤子,也还是互相被对方的体温烫到,少女的手被男人倏地牵起,下意识的就要将她的手向下拽,去引导她去做某件事,可掌下摸到了药膏的清凉感,厉南衡的脑海里才骤然一滞,低头摊开她的掌心,看见那处被匕首划伤的小口子,虽然不是很深,但也才刚刚止住血没多久。

他的确是想狠狠的让她付出欺骗他这么久的代价,要她在床上哭,要她用她平时那种听起来冷淡疏离的嗓音沙哑的喊出他的名字,要她在他的身下求饶。

可现在这样昏迷又带着伤的封凌,根本承受不住他的任何惩罚。

眼见着她的脸愈加的发红,男人闭了闭眼,骤然一个抽身,起身去了浴室。

冷水之下,少女的脸和身体依然在脑海中萦绕,冷水怎么冲都冲不下去。

……

这场虽是冷水浴,可热度消下去的时间还是太长,或许不用些方法来抒解出去,他再出去时也还是根本无法克制得住自己。

男人在淋浴之下,闭上了眼,脑海里全是少女白皙诱.人的身体,男人背后完美的肌肉线条紧绷,手下的动作越来越快,更昂起了头,修长的脖颈拉长,整个人骤然间有着野性的俊美,回忆着某一次强行拽着她的手触到自己时的那种温柔包裹的手感,手下的动作更是越来堪虞快……

淋浴花洒之中的水滴落下来,男人身后的肌肉线条紧绷而有力量。

不知过了多久,男人忽然长长的吐出一口气,骤然向后靠在了冰冷浴室墙壁上,任由着花洒中蔓延出的水气,等到水温由凉转热,他本来就没有脱上衣,这会儿更是浑身都已经湿透,抬手按住被水冲来的额发,一双眸子深邃的仿佛无艮的深渊。

……

等厉南衡从浴室里出来时,已经是半个多小时之后。

少女仍然衣衫凌乱的躺在床上,没有力气动弹,眼睛依然睁不开。

看见这一幕,厉南衡险些觉得刚才那一时半刻的抒解都白做了,陡然转身去衣柜里拿了套浅色柔软的家居服,换上衣服过后,随手擦了擦头上之前还在滴水的短发,然后走回卧室,保持冷静的上前将封凌的衣衫穿好。

厉南衡的观察力向来极强,在对于她身上的裹胸布这件事的处理方式,更是怎么解开的就怎么再给她缠上,最后扣上的位置也与之前丝毫不差,不会被看出半点破绽。

将一切都恢复到原样之后,男人正要去接一盆冷水过来帮她擦拭一直因为药性而滚烫发汗的脸,然而少女的嘤咛声不断,一次一次挑战着他的自制力。

厉南衡原本以为自己的自制力很强,尤其是在对女人的这一方面,是真的从来没有过不该有的冲动。

可对于封凌。

无论是曾经以为她是男的,还是现在知道她是女的。

都没有任何区别。

想要她。

从以为自己是真的弯了的那一刻,这三个字就已经赤果果的写在了他的脸上。

他从未隐藏过,更坦然到对任何变故都没担心过。

在封凌身上的衣


第929章 南有风铃,北有衡木(192)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